陆渊雷医书二种 pdf

陆渊雷医书二种 pdf(www.idobzooki.com) 编辑:jh-aGaw 时间:2017-08-20 06:12:34

这部电影的第三个“槽点”没有那么大众,更多业内人士八卦的焦点聚集在两家颇有渊源的公司:创世星和孔雀山,这两家公司在《摔跤吧,爸爸》的宣发过程里起到作用,更流传着“保底”的说法,作为创世星总经理的何巍十分严肃地澄清并不存在什么“兄弟公司”的说法,只是这次两家进行了通力合作,“难道我们和万达合作,万达就是我们的兄弟公司吗?”

只有一个原则,就是从片名到物料都要跟好莱坞电影不一样。作为一部有体育元素的电影,何巍说,在和华夏发行经过探讨后,一致选择在一开始就避开了主打“体育电影”的概念,他认为这首先是一部探讨父女关系的电影,讲述一个女性自强不息的故事。体育虽然是载体,然而之前已经有一个非常惨痛的失败教训,就是福斯出品的滑雪题材电影《飞鹰艾迪》,尽管有休·杰克曼这样的重量级明星,也无法抗衡人们对“体育传记电影”这一概念的暗暗抵触。何巍认为,对《摔跤吧,爸爸》这样的电影,重要的不是经常消费影院的观众,反而是吸引更大多数的、不太常去影院的人看——他们特地做了阿米尔·汗为戏瘦身二十多公斤的视频,旨在吸引对健身塑形感兴趣的群体;大力宣传父女亲情,吸引观众带父女一起去看;主打女性的自我价值实现,吸引对性别平权话题感兴趣的观众群体。在初期,电影的自我推销也十分朴素,没有过度包装,没有使用煽动性描述。不过,恐怕这种欲扬先抑、靠观众自己发酵口碑的做法,也只有在对电影质量极其自信的情况下才会如此奏效。

事实的真相是怎样的呢?传言跟演员王宝强有关的“孔雀山”到底在《摔跤吧,爸爸》这部电影的推广里扮演怎样的角色呢?何巍介绍,孔雀山主要负责在合拍、开发制作方面与印度方面的业务沟通,创世星是通过中影进出口公司做影片引进和协推工作,双方业务并无重叠。他还提到了促成《摔跤吧,爸爸》成功引进中国的印方主力Prasad Shetty,他是孔雀山的印方合伙人,极力斡旋促进包括合拍片项目在内的中印电影和文化之间的交流。

陆渊雷医书二种 pdf

片名,始终是《摔跤吧!爸爸》的一个槽点,该片在印度发行时的原名是DANGAL,含义丰富,既有摔跤的意思,又象征着拼搏、荣耀,难以找到合适的对应汉语单词或词组。实际上,比这部电影更“挨骂”的是前几年的《我的个神啊》,原名P.K.,而中文使用了口语化的网络用语,虽然是中方发行方考虑宣传的结果,确实招来不少网友的批评。及至后来沙鲁克·汗的《脑残粉》,中文标题不断被网友点评,这也是为什么在去年年底,创世星更新次数不多的微博里挂出了征集网友集思广益翻译DANGAL片名的公告。

·从上百个译名中选择了“摔跤吧!爸爸”

从选片购片到协助华夏发行推广创世星一直参与其中但却十分低调,几乎不做品牌宣传,连社交媒体都没怎么正经打理,然而这家公司在7年前的批片市场名声显赫,2010年时它曾以50万美元版权费签下了《敢死队》,换来2.2亿票房成绩。从2015年开始,创世星开始参与印度电影在中国的宣发工作,主要负责协助中印双方电影交流过程中的有些执行工作落地。在《摔跤吧,爸爸》的最初推广时,何巍说,由于中国电影市场对印度电影的刻板印象,愿意给影片高排片的院线很少,根据市场反馈,主发行方华夏,协助推广方创世星和参与协助推广的华影天下共同研究后决定尽量利用中小影厅提高场均上座率,在宣传上执行华夏提出的打通全行业的策略,以影片的超高口碑获得各界观众的认可。他甚至对万达当时“零排片”的行为都表示理解,毕竟上部印度片《脑残粉》的票房失利严重打击了院线对印度片的信心,所以在电影上映之初有媒体曾经曝出万达对《摔跤吧!爸爸》打压排片是因为华影天下参与的原因,何巍认为这种论调纯属无稽之谈,试想影片的实际发行方是华夏,其他方仅是参与并协助,万达为何要对华夏的影片打压呢?既不合情也不合理。并且随着《摔跤吧,爸爸》的票房一路走高,万达也增加了排片甚至一度排片占比都是第一,目前数据显示万达院线对影片票房贡献8千多万,依然是在所有院线中排名第一,为票房冲击10亿大关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这些市场疯传的所谓人为打压传言并未阻止观众对电影的狂热喜爱,对该片的总票房数据并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摔跤吧,爸爸》的“逆袭”吓到了谁


视频中的库里打球已经颇为成熟,突投结合,还能带动队友。有趣的是,可以从中发现他在初中时期的一些习惯一直保留到了现在。

低开高走持续发酵,是《摔跤吧,爸爸》在中国传奇般的路线,这部电影在中国的引进和推广也如同片中不屈不挠的父女三人从一个小村落走向世界量级竞技场的经历。《摔跤吧,爸爸》已经不是中影进出口公司引进、华夏发行第一部印度电影了,在2015年的《我的个神啊》(本名《P.K.》)到2016年的《脑残粉》(本名《FAN》)、《巴霍巴利王》以及更早的《三傻大闹宝莱坞》,以古怪的译名、奇葩的画风、新鲜有趣的宣传形式渗入中国院线。与好莱坞大张旗鼓地挺进中国并将中国视为第二大票仓不同,印度电影对于中国市场的合作特别不着急,逡巡许久观察中国市场,并保持自己的姿态,不会为迎合某地的观众轻易让步。

北京时间5月29日,有网友在INS上上传了一段金州勇士球星斯蒂芬-库里在初中时期打球的视频,精准的投篮和华丽的传球不禁让人拍手叫好。


库里初中时期打球画面:三分精准 传球华丽

反击不贪功 妙传轻取分

陆渊雷医书二种 pdf

左右两侧三分组合套餐

(圆柱体)


阿米尔·汗本身确实有影星的魅力,不过中国观众更喜爱的是他令人尊重的电影人品质——敬业,谦逊,懂得尊重每个人的付出,还关心大众的疾苦。这并非空穴来风,但是为《摔跤吧,爸爸》增肥28公斤,已经是很多演员不敢挑战的事。在视效如此发达的今天,阿米尔坚持本人亲自增肥,因为“人在胖的时候和瘦的时候,言谈举止体态都不一样”。阿米尔本身还制作了《真相访谈》节目,为弱势群体发声,以大胆敢说著名,并非为博取名声作秀。在《我的个神啊》的中国首映礼上,阿米尔再次表现出令中国观众感动的谦逊,当他的歌迷为他献舞时,他非常尊重地跪坐在舞台一角为她们的表演打拍子,——当时他还处在《摔跤爸爸》的拍摄期间,正是身形最肥胖的时候,跪坐对他而言十分费力。这些交流都让中国观众更熟悉和喜爱阿米尔,因为这样一个电影人,对观众而言就代表着可信赖的品质。

陆渊雷医书二种 pdf

《摔跤吧!爸爸》靠好口碑在中国实现票房逆袭

·那个传闻王宝强做股东的公司跟《摔爸》的关系

印度著名影星阿米尔-汗在片中的敬业表现令人钦佩


至于中方给了印度制片公司“一百万保底”的说法,何巍也给予了澄清,他认为这种业内猜测对中印双方合作的理解过于简单粗暴,对《摔跤吧,爸爸》,并没有双方达成一致的票房预估,只是以前年的《我的个神啊》约1亿元人民币票房作为参考,中方付给印度制片公司的费用属于引进成本,虽然这个成本已经远超过所谓一百万保底。他也否定了中印电影交流“打包”的说法,根据他的介绍,中国和印度现在会有持续合作的电影交流,这其中包括引进和输出的合作计划、合拍片计划、联合制作开发计划,但并不限制约定具体有哪几部片子。他举例说,阿米尔·汗已经拍摄结束的新片Secret Superstar 和他跟片中饰演大女儿的演员继续合作并已经进入筹备的新片,有鉴于他在中国的人气,这两部电影肯定也会积极争取引进,然而电影还未拍完,什么时候拍完也充满不确定因素,不可能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工的项目写进所谓的“打包”合同里。

陆渊雷医书二种 pdf

搜狐娱乐讯(森月/文)谁也想不到,《摔跤吧,爸爸》在中国已经成了一个现象,更史无前例地进入10亿票房俱乐部。诸位在影院看过《摔跤吧,爸爸》的观众,已经无意中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刻:一部中小成本的印度电影,接连力挫好几部好莱坞大系列电影,正式与中国优秀电影并驾楔入中国电影市场,成为第一部非好莱坞10亿票房引进片,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是怎样的幕后团队一手推出了这部印度电影?为什么中国观众如此宠爱阿米尔·汗?从电影突破两亿票房的时候,搜狐娱乐记者已经注意到了这部电影的巨大潜力,经过多方调查,了解到了一些你可能想知道的幕后故事。

底角三分稳稳射进

·操刀删减中国特供版的“真凶”


从小就热爱的背传+突破假动作放篮

陆渊雷医书二种 pdf

原标题:票房破10亿!《摔跤吧!爸爸》逆袭幕后揭秘

印度电影人对自己的作品态度十分坚决,不容外国引进方私自剪辑,在充分了解到中印电影观众的观赏习惯差异之后,阿米尔亲自操刀压缩了20分钟,他还自己剪了一个120分钟的版本,不过最终上映的还是140分钟版。阿米尔·汗本人在印度是家喻户晓的国宝级电影人,他本身也是电影世家,《摔跤吧,爸爸》在印度几乎没怎么费力做宣传。阿米尔在中国的走红既是有意为之,也是另一个“现象”,在《我的个神啊》之前,大家对阿米尔的认知停留在《三傻大闹宝莱坞》,更多观众对印度的“四大汗”一无所知。然而自从《我的个神啊》在中国首映,阿米尔来中国圈粉,到《摔跤吧,爸爸》带来的传播,如今的阿米尔已经在中国观众里成为很多人“最熟悉的一个印度人”。

已经创下10亿成绩的《摔跤吧,爸爸》目前在《加勒比海盗5》等大片的冲击下仍然保有可观的排片量,后劲不减,恐怕将成为印度电影打开中国市场的第一块敲门砖,之前进入中国但并未引起如此巨大反响的几部电影其实也并不算得上失败。喜剧歌舞类型的《我的个神啊》,歌舞遍地、印度风味浓郁的《巴霍巴利王》和完精简到全没有歌舞的快节奏剧情片《脑残粉》以及励志温情的《摔跤吧,爸爸》,从不同层面展示了印度电影的多样性,也在试探中国观众对印度电影的接受程度。印度电影人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经进入到中国市场,与好莱坞急切的示好不同,他们慢条斯理地观察着中国人的行为模式,学习中国人生活、恋爱的方式,印度电影市场的成熟程度实际上远超过中国观众的想象。而当《摔跤吧,爸爸》红了之后,也有人冒出头来要翻拍中国版《摔跤吧,爸爸》,而实际上对中国电影人来说,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想想怎样用中国的方式讲好中国的故事才是上策。

责任编辑: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陆渊雷医书二种 pdf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