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宽度的格言

人生的宽度的格言(www.idobzooki.com) 编辑:jh-M2ZD 时间:2017-09-21 06:02:02

  而 George 寻找的,则是一个方法论。

  中美在半岛问题上有合作空间

  在 Helen 看来,尤其是做早期项目的,更应该抱着价值投资的态度。“你要有一定程度上的容错率,但是人民币基金的 LP,很少能给你这种宽限,他给的时间都过短,所以你永远无法做价值投资。”

人生的宽度的格言

  他觉得,早期投资基本上没有一个方法论,都是自己去摸索,是一个淌路的过程。“作为一个观赛的人,你其实很难了解到战场上实际上发生了什么,但又需要我们去了解。早期投资你先得找项目,那么项目来源可能 FA 会有,其他身边人会有,你进入产业之后,在里面会有一些朋友,他们会给你推项目,但是这个路不是一下子谁告诉你的,不是说你跟他吃顿饭他就会想到把这个项目推荐给你,这就是淌路第一步—找到项目。第二就是因为年轻或者说是见到项目少,你只见一千个项目和你见一万个项目是不一样的,你还没有投资方法论,你只能说是初筛,初筛就变得很无力,我只觉得这是一个 80 分的项目,但是如果投的话我们要投 90 分的,我只知道 80 分的,有时候手抖了可能把一个70分的项目也拉进来给合伙人,合伙人 A 觉得挺好,B 也说挺好,C 却说不好,你也觉得 C 说的也有道理。就是没有一个独立的标准。”

  即便嘴上说“纯玩”,她内心还是没忘掉工作。“其实也带一点目的性,我想看看欧洲的高端制造业,还有一些新型的生物技术看有没有可能带回来,或者清洁能源,这是我感兴趣的未来方向。我爸自身是做化工科技的,这对我有影响。我对硬科技很感兴趣。社交、文娱、IP、直播,我反而对这一块没那么敏感的。”

  让 Emma 再做一次选择,她还是会选择投资,因为还没有发现比这更有意思的事业。写书也是她的一个梦想,源自于大学时期对写作的痴迷。如果有一天实现了财务自由,她希望在海边买个房子,在里面写书。


  这样的困惑,至今仍然困扰着他。“从投资人的角度,我当然希望他把所有的家当都投进去,但是从一个人的角度,我会担心他的老婆孩子是不是很危险,这是一个矛盾的地方。你可以不给自己留余地,要给家人留余地。”

  “我投你,但是你卖房这件事……”吴江送走了创业者,结束了一周的忙碌。他再次拨通家里的电话,听到母亲又瘦下来两斤的消息,欣慰地笑了。

  以下内容来自 FellowPlus 智库 公众号


  FellowPlus 是中国新兴的一级市场研究咨询机构。我们通过对一级市场的大数据分析,帮助投资者优化资产配置。我们的业务涵盖一级市场数据整合与分析、挖掘早期投资领域优秀投手、财富管理与增值服务等。

人生的宽度的格言

  在做投资的这些年,他发现有相当一部分创业者,通过变卖家产的方式去实现创业。“有个创业者,上一笔过桥融资把房子都给抵押了。”在说起这件事时,吴江面露难色,眉头紧蹙:“对一个家庭来说,房子可能是他唯一的财产。我觉得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一点是能让他的家庭、生活过得舒服,这是你的责任,所以我不太认可那种为了创业什么都不要的人,这不是他的社会责任。假如创业者手里有 1000 万存款,那我觉得是不是能给 200 万给老婆孩子生活,不用担心未来三年五年的生活,而不要把这 1000 万全投进去,还管人借了 500 万,这是我不认可的事情。即便项目还不错,我也觉得不应该。”

  她还是想搞点事情。


人生的宽度的格言

  Helen 打算,在投资行业最多再做两年,然后出去转一圈,纯“我自己有调酒师证,还想再学一个侍酒师证,再去转一转欧洲,因为之前都在北美这一片转悠,也很无聊,想去欧洲玩。”

  2016年年底的一天,Emma 在回去的地铁里,打开手机上的新闻 app, 想看一些行业最新动态。然而映入她眼帘的,却尽是这样的标题:年度投资机构 Top50、XX机构年度颁奖典礼……她恍惚间发现,投资行业越来越向文娱行业靠拢了,投资人纷纷开始出来做跨界、站台。


  就职于极客公园的他,此前一直以媒体的身份观察创业群体。近几年,为了更好地帮助他们,他和别人成立了变量资本。

人生的宽度的格言

  中美关系正回归良性互动正轨

  “创业。”

  “除了写书,我还要看看新闻、消息,各种媒体,因为不想被淘汰,想跟这个社会一起前进。”


  她突然意识到,投资是一个可能会付出生命代价的行业。“人民币资本 LP 寻仇很可怕的,还有把脚筋挑了的,就是那种小土豪的 LP 会搞这种事。还有其他类型的不合格 LP,打电话告诉你,说他们现在资金周转困难,急缺钱。但是这边刚投进去一年,钱都已经放出去了。”

人生的宽度的格言

  吴江觉得,中国大多数人的思维方式都应该是先解决自己的问题,不为社会产生负担,然后才去考虑能否创造价值。一边想创造价值一边又成累赘在他看来很不合理。

  “反正中国大部分的 LP,我是觉得不合格。不说了,再说要被打了。”气愤之余,Helen 强挤出一句玩笑。

  这个问题并不好答。从情感上,她更倾向于后者,但是理性又告诉她,像她这种做天使的,天天都不露面,人家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项目也不会主动找来。整天做行研,时间太长,项目没了,风口也过了,对她们这种年轻投资人来说同样是事儿。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人生的宽度的格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