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碧·多拉本子

朱碧·多拉本子(www.idobzooki.com) 编辑:jh-a1GV 时间:2017-07-17 05:22:41

原标题:1973年周总理深夜会见大卫·洛克菲勒

大卫·洛克菲勒是该家族第三代子女中最年轻的,1969年起担任大通银行主席和首席执行官。1949年,34岁的洛克菲勒成为外交关系理事会最年轻的董事会成员,1970年出任董事会主席。

1973年6月29日,周总理深夜会见洛克菲勒长达两个多小时。周总理的外事谈话国内官方始终没有系统发表。2002年出版的洛克菲勒回忆录,对这次会谈内容有比较详细的披露。

会谈中,周总理最感兴趣的是国际经济和货币形势。他就过去两年间美元贬值20%,美国面临高通胀,国际间汇率大幅波动连续提问。他回顾了二战后中国的金圆券急剧贬值和1920年代初期去德国和法国勤工俭学期间目睹的德国物价失控,谈到通过与基辛格和尼克松会谈,发现他们对经济不太关心或知之甚少。周对美国所面临的经济问题可能对中国产生的影响十分关切,并请洛克菲勒讲解国际货币体系。

大卫·洛克菲勒说由于没有事先准备,可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会见开始已是深夜10点45分,洛克菲勒的随行人员被这么大的题目吓坏了,周总理则点头示意他讲下去。洛克菲勒介绍了二战末期的布雷顿森林会议,战后的马歇尔计划,1950和1960年代的全球贸易扩展,以及不完全受美国联邦储备局监管的欧洲美元市场的兴起等背景知识,认为1960年代中期约翰逊灾难性的「枪炮加黄油」财政和预算政策导致了严重对外赤字,最终迫使尼克松在1971年废除金本位,冻结工资和物价。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论述,他的结论是错误的经济政策造成了美元的危机,而不是美国经济本身无可救药。

周总理非常专注地从头至尾倾听洛克菲勒的讲述,并随后就贸易和货币提出一些问题。周总理承认贸易可以有助于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发展,但不认同必须改变现有的计划经济体制才能吸引外资的参与。周总理最担心的是进出口贸易对人民币可能产生的负面作用。和苏联总理柯西金一样,周总理没有认识到人民币的不可兑换性给中国进出口贸易带来的限制。相反,周总理认为正因为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所以十分坚挺。

会见在人民大会堂台湾厅举行,周总理在言谈中对台湾政权没有宿怨,台湾作为一个话题,只是因其出色的经济表现而被提及。周总理虽然承认台湾经济表现不俗,但认为这种来料加工经济,只对蒋家及特权阶层有好处,而工薪阶层并不获益。周总理对洛克菲勒本人及家族的背景十分了解,并惊讶以洛克菲勒在国际政治金融和其他权力圈子内结交之广,竟然不认识宋子文、孔祥熙。

通过驻美联络处、对外友协邀请洛克菲勒访华的安排过程历时数月之久,而在美方人员即将离京的最后一天,以周总理对国际经济和金融问题的严重关切,却仍不能决定是否接见,并最终把会见安排在深夜,周总理在大会堂南侧台阶上准时等候洛克菲勒一行,恐怕除了考虑照顾美方颜面,还有其他难言之隐。据1980年代安排洛克菲勒访华使其一日之内得到北京三位最高领导人接见的洛德大使回忆,基辛格、尼克松都没有从周那里得到这样的礼遇。

此前中美经过近20年的对峙,双方都没有达到击垮对方的目的。许多人,包括在外交关系理事会具有相当影响力的洛克菲勒在内,认为应该探索新的对华政策。1967年底在宣布参加总统竞选的数个月之前,尼克松在外交关系理事会的《外交事务》季刊上发表署名文章「越南之后的亚洲」,指出不可能长期将中国孤立在国际社会之外。据近年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改变世界的日子》一书披露,毛主席对美政策的调整就是从阅读这篇文章开始的。

时至今日,不仅周总理与洛克菲勒会谈的核心内容再度成为国际经济的焦点,尼克松在1967年最后一期《外交事务》季刊中对亚洲政策的展望、规划甚至担忧也惊人相似地再次成为2010年最后一期《外交事务》双月刊的主题。只是这次是以专刊的形式,围绕美国、新兴大国(主要位于亚洲)和其他非国家角色之间实力的相对消长,从经济、外交、军事、教育、数码革命、网络安全、清洁能源、粮食、人口、不同文明及价值观之间的较量等各个角度,对美国内外政策进行全面评估;这期专刊文章、书评的撰稿人和所论及书籍的作者几乎可以说就是一部美国长远国策制订和实施者的名人录。

  他后来重申了该党的立场:政府在部署“萨德”前必须征得议会的同意,因为该项目涉及向美军提供韩国的土地。

  沈载权敦促代总统黄教安停止部署“萨德”,集中精力组织一场公正的总统选举。

朱碧·多拉本子

  禹相虎还说,首尔应该让新政府决定部署“萨德”的问题,并确保该问题不会破坏韩国和邻国的关系。

  沈载权现任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主席。他说:“这一部署引发了中国的强烈抗议,使得举步维艰的韩国经济雪上加霜。”

  据韩联社3月17日报道,这一中左翼政党在朴槿惠下台后变得越来越受欢迎,该党就“萨德”问题召开内设委员会首次扩大会议,并要求立即暂停正在进行的部署工作。

  参考消息网3月18日报道 外媒称,在韩国国会席位数最多的共同民主党17日加大力度反对在韩部署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并再次呼吁首尔政府在部署问题上获得议会批准。


  此外据俄罗斯《生意人报》3月16日报道,韩国15日宣布5月9日举行总统选举,这标志着因弹劾朴槿惠而达到高潮的该国政治史上最动荡时期的结束。朴槿惠的失败和发生在这之前的丑闻令右翼政党候选人的胜算为零,左翼力量代表几乎锁定胜局。新国家元首很可能将调整与朝鲜、中国、美国和俄罗斯的关系。

  另据韩联社3月16日报道,韩国共同民主党院内代表禹相虎16日表示,韩国应推迟部署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直到取得北京和莫斯科的同意。


  报道称,最有希望在大选中胜出的是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主要问题是,新总统是否会撤销部署“萨德”系统的命令。在2016年宣布部署“萨德”后,首尔和主要贸易伙伴北京的关系急剧恶化,中国开始进行未经宣布的经济制裁,北京、上海和香港的分析人士一致认为,“这只是个开始”。

资料图:在韩国首尔的韩国国防部门前,韩国民众高举反对“萨德”系统的标语。新华社记者 姚琪琳 摄

1973年周恩来深夜会见大卫·洛克菲勒朱碧·多拉本子韩国会第一大党呼吁暂停“萨德”部署:应取得中俄同意

  报道称,韩国政府坚称部署“萨德”无需获得议会批准,中国和俄罗斯对美军加大在东北亚的军事存在表达了强烈不满。


  该委员会主席、共同民主党议员沈载权说:“拦截朝鲜导弹的‘萨德’系统的实际防御能力是有限的。”

朱碧·多拉本子

  共同民主党提升了“萨德”委员会的地位,并扩大了该组织的规模,这显然是为了在5月9日的总统大选前进一步向政府施压。


朱碧·多拉本子


朱碧·多拉本子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朱碧·多拉本子  sitemap